星星机密
要聞天下 禾評
即時報 快報 通訊員
專題 觀點 微博
視頻一線 訪談 博客
嘉興發布 嘉興日報 南湖晚報
APP客戶端 城市新圖 99號
房產 科技 旅游 金融
汽車 健康 整形 美容
旅游雜志 酒店
小說
?
嘉興新聞 | 即時報 | 快報 | 通訊員 | 時政經濟 | 縣區 | 專題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頁 >新聞頻道 >首頁精華區 >全媒體即時報 > 正文
上海金澤,浙江嘉興,江蘇吳江黎里等地,這個春天,滬蘇浙交界處孕育想象
嘉興在線新聞網????? 2019-04-17 13:26:04?????手機看新聞????我要投稿????舉報

海最西邊,滬青平公路青浦金澤段,一段路隔出了兩種全然不同的景致。

公路南側,一些工廠門口依然高掛著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常見的標語——“高高興興上班,平平安安回家”。掩映在樹叢中的農宅,仍保留著三四十年前的風貌。

公路北側,煙波浩渺的淀山湖放大了地區發展的格局和想象力——半年多前,相關區域簽約打造“環淀山湖戰略協同區”,最近數條連接滬、蘇、浙毗鄰地區的跨省公交線路已開通,為生活在省界周邊的人們提供了不少便利。

除了青浦金澤,周邊的浙江嘉善的姚莊與西塘、江蘇吳江黎里等地,同樣也在經歷這種發展階段由舊到新、由內到外的交匯和碰撞。在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大背景下,這個春天,滬、蘇、浙交界處的人們在想些什么?

看到了從“量”到“質”的變化

姚莊,浙北地區的一個普通小鎮。上海金山人馮彬彬半開玩笑地告訴記者,他經常分不清姚莊和楓涇:“多踩一腳油門就過來了,到了姚莊,路上的景致都和楓涇差不多!”

姚莊與上海金山楓涇相連,兩地邊界線長達8公里。馮彬彬說的“路上景致”,指的是姚莊大道上每塊路牌上都畫著“姚莊農民畫系列”公益廣告,這確實讓作為楓涇興塔人的馮彬彬感到無比熟悉和親切——楓涇農民畫名聲在外,姚莊也有濃郁的“農民畫文化”。

馮彬彬做的是蔬菜配送生意,每周定期往來于楓涇和姚莊已有近十年。他告訴記者,這幾年,姚莊的“上海味”越來越濃了,比如起建于1998年的原姚莊工業園區,在2009年7月行政區劃調整后改了個名,叫嘉善臨滬新區。

姚莊的“上海味”還不止此。在姚莊的興學路姚莊大道交叉口,目前一個新樓盤正建,售樓處附近打出的標語是“環滬都市圈 接軌上海橋頭堡”。銷售經理張強告訴記者,這個樓盤已經開盤的兩棟樓售價在每平方米16500元到17000元之間,這段時間去看房的有不少是上海人:“不少是從金山楓涇、青浦朱家角、青浦金澤來看房的。”

滬蘇浙毗鄰區域的融合互通確實早已有之。在這些地方走走,可以明顯感受到“一體化發展”產生的影響。

比如,在青浦金澤鎮西邊,馬路上掛蘇E和浙F牌照的車比掛滬C牌照的車還多——蘇E是江蘇蘇州牌照,浙F是浙江嘉興牌照。再比如,在嘉善的西塘古鎮、吳江的黎里古鎮,到處可以看到拖著拉桿箱興致勃勃旅游的人們,其中不少人說的是上海話。西塘古鎮的三輪車夫徐效之告訴記者,每逢節假日,去得最多的就是上海人:“以前常有人從黎里打車到西塘玩,一天兩個古鎮。最近吳江的7619路公交車直通西塘,大家游玩起來更方便了。”

嘉興市南湖區人潘建興今年42歲,他告訴記者,嘉興在各方面和上海的對接從幾年前就已開始。“上海的老人到嘉興看病,可以用醫保卡;在上海工作的年輕人到嘉興買房子,可以提取上海的公積金。因為這些原因,最近幾年有不少人從上海‘流’到了嘉興,嘉興的人氣也越來越旺了。”

人氣旺到什么程度?潘建興舉了個例子:由于外來人口的導入,目前嘉興大部分地區的學籍比較緊張,城區不少幼兒園的一個班級有40名左右學生。在幾年前,嘉興城區的幼兒園一個班很少會超過30個人。

從去年下半年開始,這一帶的人們明顯感覺到,兩省一市的融合互通從量變發展到了質變。自從“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”消息公布以來,這些地方的人們最直接地感受到了一些變化。

今年2月,網上的一條新聞吸引了70歲老黨員張海生的注意:今年,青浦將重點聚焦規劃、土地、建設、人口、股權交易等領域,對青西三鎮按照最嚴格生態保護的要求進行管控。“對生態保護進行管控的事,我們之前就知道了,這回網上也說了,看來青西地區要‘舊貌換新顏’了。”張海生說。

嘉善姚莊人姚家康今年30多歲,做建材生意已有七八年,聽朋友說青浦朱家角工業園區政策好,就想到青浦辦家貿易公司。3月29日,姚家康在嘉善縣辦證中心提交了所需材料,人沒有跨過省界,經過數據推送和線下專遞,青浦區市場監管局當天就核發了營業執照——這也是青浦區市場監管局“長三角一體化”服務專窗頒發的全區首張“長三角一體化”跨區域通辦的營業執照。

盼望毗鄰地區齊頭并進

發展的風向,滬、蘇、浙交界處的人們都感覺到了。不過,他們的“吐槽聲”也有不少。“吐槽”主要來自青浦西部和嘉善北部地區的人們——和工業經濟發展穩健的吳江南部地區相比,兩地目前還比較“原生態”。

“去金澤就像去外地”,上海人常說的這句玩笑話,是有所指的:到金澤汽車站之前,需要先經過省界治安檢查站——一般看來,過了治安檢查站就是外地了。

據當地人介紹,之所以把治安檢查站前移,是出于警力配置優化的考慮,這樣可以同時守住北面錦溪、周莊和南面汾湖兩個方向。

除了確實偏僻,作為“青西三鎮”之一,金澤的產業經濟發展明顯弱于青東地區的徐涇、趙巷等鎮。這些年,為了保護生態環境,青西地區的百姓做出了不小犧牲,特別是處于淀山湖水源保護區范圍內的青西地區農民、漁民。

今年29歲的盛強家住金澤鎮蓮盛社區,他告訴記者,產業發展弱就意味著工作不好找、人口流動性小。“金澤的很多年輕人都去青浦城區、去吳江汾湖高新區找工作了,留在本地的很多是老年人,街道、商鋪、住宅的更新也非常緩慢。蓮盛社區的樣子,從我出生到現在就幾乎沒變過。”盛強說。

盛強告訴記者,金澤老人的節約是出了名的,有一個段子:“絕大多數金澤老人都不舍得打車,哪怕再慢、再遠,也選擇坐公交車。金澤到青浦城區有一條青金線,票價6元,但金澤的老人可以只花1元錢坐到城區:上車先刷1元,坐到最遠的那站下車,等下一班青金線來了上車再刷1元——由于換乘優惠,實際刷掉了0元;再坐到最遠那站下車,等下一班車上去再刷0元……就這樣‘三級跳’,一路坐到城區,只要花1元。”

真的窮嗎?盛強認為也不見得:這些年農村福利提高了,農民每個月也有1000多元養老金,不至于公交車都坐不起。就是思想觀念上不想多花錢。

盛強告訴記者,對于“長三角一體化發展”這個話題,處于一體化發展“前沿”的金澤人反而很冷靜淡定:“金澤要發展,說了有近十年了。上一次大家說起淀山湖區域馬上要開發的時候,我還沒結婚,現在我孩子都9歲了。一體化發展當然是好事,我們希望這次能真的增加一點本地就業機會,把本地的老房子、老公路修修好。”

和青西地區類似,嘉善縣近滬地區目前也以農村為主。從東方綠舟往南走20多公里,是一個名叫“浙北桃花島”的景點,一路上除了農田就是大片油菜花,幾乎看不到廠房和超過三層的樓。在中途經過嘉善丁柵的沉香蕩新村社區服務中心附近時,記者看到社區靠近馬路的一片商鋪全都拉著卷簾門,并未開業,路上車、人也很少。“這里是浙江的邊緣地區,現在還沒有發展起來。”家住姚莊鎮丁柵社區的錢琴芳說。

在“浙北桃花島”,景區門口賣爆米花的一個小商販說得很直白:“長三角一體化發展,我們早就聽說了,很好,我們支持!不過對我們這塊來說,要搞好一體化發展就要先搞好鄉村振興。”

相比之下,在江蘇靠近上海的蘇州市吳江區汾湖高新區(黎里鎮),廠房鱗次櫛比、白領行色匆匆,長長的古鎮老街上商鋪林立,繁華程度幾近青浦城區。汾湖和毗鄰地區對接的愿望,也比青西、浙北要更迫切:早在一年多前,汾湖就率先開通了直達青浦的專線班車。當地百姓只需花原來一半的時間就能往返兩地,并無縫對接上海軌交17號線。

再往北一些,滬、蘇毗鄰地區的發展差異更明顯。“看看昆山花橋像歐洲、看看青浦白鶴像非洲”,青浦的老百姓常用這句話自我調侃。花橋當然沒那么好,白鶴也沒那么差,但夸張的說法卻一定程度上道出了一個事實:滬郊近省界部分農村地區的發展,和周邊近滬地區相比存在一定差距。

潘建興的妻子是昆山人,從上世紀末起,他就頻繁往來于嘉興南湖和蘇州昆山之間:“1999年時,昆山就仿照新加坡,要杜絕電線桿,當時就把電線都埋到了地下,后來隨著人口和城市的逐步擴張才慢慢有了電線桿。再看看現在浙北的丁柵、姚莊等地,不只有電線桿,農田里還有不少高壓輸電線。隨著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不斷推進,希望滬蘇浙毗鄰地區能齊頭并進。”

希望生活便捷事業“版圖”更大

如今,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規劃綱要、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示范區方案公布在即,處在“風暴眼”中,青浦西部、嘉善北部、吳江南部地區的人們,有些什么期待?

“希望環境能更好些。”65歲的魯光耀說。魯光耀是青浦區盈浦街道人,目前和老伴居住在昆山淀山湖鎮,退休前是上海市煙草專賣局青浦分局的一名稽查員,由于工作性質特殊,以前常在滬、蘇、浙交界處稽查假煙販子和制造商。魯光耀告訴記者,在滬、蘇、浙交界處至今還有不少中小型化工企業,坐車經過時能聞到若隱若現的刺鼻氣味。“昆山近滬地區有較多此類企業,我還專門打過昆山的環保熱線,但是效果不大。希望能建立兩省一市毗鄰地區的環境執法聯動機制,讓這片區域的水和空氣更加干凈。”

另外魯光耀還提到,希望長三角的醫保體系能實質性聯網:“不能只有一家醫院、兩家醫院聯網,而要整個醫院系統都聯網。不然,我們上海的老年人住在昆山的鎮上、鄉下,要看病還要跑到市里的定點醫保聯網醫院去,不太方便。”

姚家康告訴記者,長三角一體化發展,對他的生意有很大助益:“我做的是建材生意,本來面向的主要就是滬、蘇、浙交界地區的客戶,在上海也參與了很多大工程。一體化發展后,生意的‘版圖’可以畫得更大。”

目前,姚家康在嘉善有一家生產型企業,做的主要是玻璃鋼管道等新型建材,在青浦新注冊了一家建材貿易公司。他告訴記者,今后在上海的建材銷售就可以由青浦的貿易公司來操作。“希望今后在稅收業務、銀行對公業務等方面能更方便,不用我本人來回跑,通過政府部門的數據傳輸就能辦理,這樣就能讓我們企業主騰出更多時間精力在主營業務上。”

45歲的西塘人葉國華是一名網約車司機,他希望滴滴打車等平臺也能借著“長三角一體化發展”東風,完善跨區域接單機制。“我是在西塘注冊的,系統默認我只能在西塘接單,如果我開到吳江黎里、青浦金澤,系統就不會給我分配單子,滴滴又不像其他平臺一樣可以由司機自己搶單。現在往來于西塘、黎里、金澤等地的游客越來越多了,希望平臺將來能讓我們跨區域接單。”

潘建興則留意到了房價和物價的變化。“現在西塘新開盤的房子每平方米已經在1.5萬元左右了,比前段時間有所上漲。房價上漲會帶動物價和消費水漲船高,比如幾年前在西塘學摩托車駕照的費用是五六百元,現在的市場價已經要近兩千元。一體化給老百姓帶來的應該是生活的便利,而不是房價、物價水平向高的地方‘看齊’,希望各地政府在推進一體化發展的同時,讓房價和物價‘冷靜些’。”

來源 :解放日報????????編輯:陶玲芳?????責任編輯:李建
星星机密 2019年60期20选5开奖结果 越南时时彩骗局 今日足彩对阵 浙江体彩飞鱼开奖结果 新疆时时四星和值尾 下载游戏牛牛 下载app送28元彩金100可提现 赛车模拟盘 大乐透走势基本走势图 极速飞艇公众群